波特兰海战

编辑 锁定 讨论999
波特兰海战 或称 三日海战(英语:Battle of Portland;荷兰语:Driedaagse Zeeslag)发生在1652年2月28日-3月2日,这是第一次英荷战争的组成部分。达格尼斯海战的失利使得英国将分散为几部分的海军力量重新集中,加之国内又新建了多艘战舰,海峡方面双方军事实力的对比又发生了变化。 [1] 
达格尼斯海战两个月后,特罗普又一次衔命护送一支有150艘船只的庞大的商船队通过英吉利海峡返航荷兰。当他与商船会合、正护送船队上溯英吉利海峡时,在波特兰附近和英国人遭遇了。于是商船队驶离舰队向法国海面驶去,特罗普则插入商船队和敌人之间。这次,两支舰队的数目相差无几,但英国人因拥有较大型的舰只,以及舰长和舰员的良好表现(无疑还是由于1653年1月份实施的纪律条令所致)而在此居于优势。 [3]  双方在海上激战了整整3天,特罗普才突破了英国的海上封锁,将大部分荷兰商船安全送回本国。 [1] 
波特兰海战并未使英国获取英吉利海峡霸主地位,当时荷兰试图通过宣传将这次海战作为荷兰的一次胜利或者“虽败犹荣”,使荷兰民众公开的欢呼将士们的英雄气概。而英国对海峡最终控制要等到加巴德沙洲海战才确定,这才使得英国可以封锁荷兰海岸直到斯赫维宁根战役。因此,它可以被看作是英国的一种轻微的挫折和荷兰纯粹的航海技术优势的另一个例子。它也说明了英国控制海洋的动力,最终将使它成为世界主要的海上力量。
名    称
波特兰海战 或称 三日海战
地    点
英吉利海峡东北角波特兰岛
时    间
1653年2月28日-3月2日
参战方
英格兰联邦 VS 荷兰共和国
结    果
英国胜利
参战方兵力
英国 70-80艘舰船
荷兰 70-80艘舰船
伤亡情况
英国 损失1-3艘舰船
荷兰 损失8-12艘舰船和50艘商船
主要指挥官
马顿·特罗普罗伯特·布莱克

波特兰海战背景

编辑
达格尼斯海战的失利使得英国将分散为几部分的海军力量重新集中,加之国内又新建了多艘战舰,海峡方面双方军事实力的对比又发生了变化。 [1] 

波特兰海战过程

编辑
罗伯特·布莱克 罗伯特·布莱克
达格尼斯的败北,激起了布莱克报仇雪恨的强烈欲望。这个时机立即就来到了。1653年2月,达格尼斯海战两个月后,特罗普又一次衔命护送一支有150艘船只的庞大的商船队通过英吉利海峡返航荷兰。当他与商船会合、正护送船队上溯英吉利海峡时,在波特兰附近和英国人遭遇了。于是商船队驶离舰队向法国海面驶去,特罗普则插入商船队和敌人之间。这次,两支舰队的数目相差无几,但英国人因拥有较大型的舰只,以及舰长和舰员的良好表现(无疑还是由于1653年1月份实施的纪律条令所致)而在此居于优势。
布莱克迫使特罗普在英吉利海峡上端进行了长达三天连续不断的浴血战斗。结果双方伤亡令人吃惊。一艘艘舰只驶回双方各自海岸的港口时,都被打得周身着火,满载着死亡和重伤的舰员。一份传单在令人恐怖地描述俘获的第一批荷兰战船时写道:“所有战船上,导出都被鲜血污染了,船桅和索具上被脑浆、头发和片片头盖骨弄脏,虽然光荣但却令人惨不忍睹,犹如神降给这个民族的惩罚。”
到第三天的开头,荷兰已损失5艘战舰,沉没、烧毁和4艘被俘;每艘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英国也同样遭殃:被击沉一艘,而且到处都可以见到受重创的舰只。布莱克期间“凯旋”号上的舰长牺牲了,将军的秘书及三百三十五名舰员中的一百人死亡了,布莱克本人也负了伤,被一根飞来的铁棒打在大铁骨上。但他拒不下舱,继续指挥作战。
第三天下午晚些的时候,布莱克集合各中队,暂停战斗,筹划另一次进攻。荷兰旗舰“布里德罗德”号上,老水手特罗普也正处于困境中。他事后解释说:“如果我们再战斗半个小时,我们就会弹尽粮绝,难免落入敌手。”但特罗普策略地按照传统降下了中桅杆,向布莱克发出信号,接受他的挑战。这一勇敢的表现使他获救了。布莱克由于自己舰队的损失,掉头转行向走了,“我们莫大的幸运”特罗普说。而布莱克的领航员却说,荷兰人是给自己设陷阱,并说这样就可以让舰队稍事休息,以利次日再战。
持续不断的战斗,把特罗普和他的舰队逼到法国格利内角。据英国领航员说,他们根本不能顶着当时强烈的西北风绕海角寻找返航。
但领航员错了。晚上,特罗普以惊人的航行绝技,熄灯灭火、缩帆迎风,率领舰队绕过格利内角回国。被重创的“布里德罗德”号也完成了这一航行。特罗普事后回忆,在风中,期间上晃荡的桅杆开始“嘎吱作响,落入水中”,他支起应急的所有桅杆抢风直驶、完成了最后一段航程。 [4] 

波特兰海战结果和影响

编辑
波特兰海战并未使英国获取英吉利海峡霸主地位,当时荷兰试图通过宣传将这次海战作为荷兰的一次胜利或者“虽败犹荣”,使荷兰民众公开的欢呼将士们的英雄气概。海军上将特罗普和其他海军将领都清楚,这次回国将会带着非常灰暗的心情。他们的结论是,英国采用的线式作战将使得荷兰人不可能用更好的航海技术来抵消低劣的火力,并且他们敦促荷兰议会最终开始建造真正的重型战舰,而不是通过招募武装商人来取代损失。
英国人对他们的胜利并不高兴,虽然布莱克设法俘获了一些荷兰溃逃的商船队,但荷兰大量的护航舰只在战斗中逃回了基地港口。而且特罗普的所有舰只虽然都带有受损,但他仍然率领绝大部分舰只平安的返航。这次战斗和通常的战斗相似,仍属一场混战,因此仍然是非决定性的胜利。
虽然布莱克采用了三中队分列的舰队队形,但他和他的军官们只能在战斗开始时,实施最基本的战术指挥。中队的司令官率先投入了战斗,但其他舰只则只能挤在后面。各舰长按各自所好,选择敌手作战,最后,一旦他们看到旗舰脱离战斗,也就即刻撤出战斗。因此当务之急是需要一整套有秩序的协同战术以及在战斗中可以实施的信号系统。
在此之前,从没有人为风帆舰只做过这样的设想,也从没有装备有如此惊人数量的火炮的战舰参战。而且,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熟练,愿意并能够执行一系列作战命令的职业军官队伍。 [2] 
1653年4月8日,海军统帅布莱克正式颁布了海军发展史上两个历史性文件,其一是《航行中舰队良好队形教范》。它明确规定:舰长在航行和逆风时,不得随意抢占有利的顺风位置,而应保持队形并遵从上级指挥;一名舰长决不能抢风到中队长官的面前。另一个文件是《战斗中舰队良好队形教范》,其中包括划时代意义的第三条:“一旦进入全面进攻时,各分舰队应该立即尽可能地运用最有利的优势与邻近的地人作战。各分舰队的所有舰船都必须尽力与其分队长保持一线队列前进。”战斗教范第一次明确确立了战列线战术的地位,并说明了保持一线队列的各种战斗行动。 [5]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政治军事书籍 战争 外国历史事件 外国历史 历史 出版物 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