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琦

编辑 锁定
第五琦(712年-782年),字禹珪,京兆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人,唐朝中期政治家、理财家。
开元十四年(726年),第五琦以明经科入仕,历任御史中丞御史大夫京兆尹太子宾客户部侍郎判度支、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度支使铸钱使盐铁使等官职,封为扶风郡公。第五琦建策起江淮财赋,创榷盐法,改革货币制度,为安史之乱后的唐朝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1] 
建中三年(782年)八月去世,享年七十一岁,追赠太子少保
本    名
第五琦
字    号
字禹珪 [2] 
所处时代
唐朝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京兆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
出生时间
景云三年(712年)
去世时间
建中三年(782年)
主要成就
创榷盐法
爵    位
扶风郡公
官    职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第五琦人物生平

编辑

第五琦早年经历

景云三年(712年),第五琦作为第五庭的三子出生于京兆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 [2]  第五琦幼年失去双亲,与哥哥第五华相依为命,敬重兄长,兄友弟恭。 [3] 
开元十四年(726年),第五琦以明经科入仕,先后任黄梅(今天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县尉、杨子(今江苏省仪征市东南)县丞等职务。第五琦为人耿直,因直言进谏触怒权贵,而被贬为南丰(今江西省抚州市南丰县)县尉,此后又遭遇过三次贬谪,历任青州(今山东省青州市)从事、河南招讨判官。 [4] 
天宝元年(742年),第五琦在陕郡(今河南三门峡市)太守韦坚手下任职。 [5] 
天宝四年(745年),韦坚担任的江淮租庸转运使一职被免去,改任刑部尚书,其陕郡太守职务由御史中丞杨慎矜接任。韦坚的妻子姜氏是姜皎的女儿,姜皎是李林甫的舅父,所以李林甫对韦坚很亲昵。后来韦坚因开通漕运得到唐玄宗的宠信,有了成为宰相的志向,加之他又与李适之交好,导致李林甫从此厌恶韦坚,并借此机会将韦坚调回中央,暗中剥夺他在地方的实权。 [6]  第五琦受到韦坚的牵连导致贬官。第五琦通过多次升迁当上了须江(今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县丞,太守贺兰进明颇器重第五琦的才能。 [5]  [7] 

第五琦平步青云

天宝十五年(756年),安禄山反叛,贺兰进明调驻北海(今山东青州市东部、潍坊市、莱州市西部一带),向玄宗奏请,提拔第五琦为录事参军。此时安禄山已攻陷河间(今河北省沧州市河间市)、信都(今河北省邢台市邢台县)等地,贺兰进明未派兵抗御,玄宗大怒,派遣使臣持刀赶来宣旨说:“你若不火速发兵,立即就地正法。”贺兰进明十分恐惧,不知道如何应对。第五琦便建议用重金招募勇士,出其不意奇袭贼军,贺兰进明采用其计,收复了失陷的郡县。 [8] 
十月,唐肃宗驻彭原(今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彭原镇)时,贺兰进明派第五琦上朝奏事,第五琦陈奏道:“现在是朝廷急需用兵之时,然而军队强大战斗力源自于充足的粮饷供给,而粮饷直接同赋税挂钩,赋税多出于江淮一带,倘若能授我一职,悉数将东南的钱财化作军饷,立即支援函谷关、洛阳前线,只待陛下下令。”肃宗听后大喜,让第五琦担任监察御史、江淮租庸使。肃宗后来接连提升第五琦为司虞员外郎、河南等五道支度使、司金郎中,兼御史、诸道盐铁铸钱使。盐铁使这个官职,就是从第五琦开始设置的。 [9] 
乾元元年(758年),第五琦又升任度支郎中,兼御史中丞。 [10]  当时正处于战争时期,第五琦遇事速办,在此时创建榷盐法,官府派人到山区、沿海一带收取盐井、盐灶的盐,官府派专门的吏员进行官方专卖。旧有以制盐为业的人家和无业游民都愿以此为生计,免去他们的各种徭役,隶属于盐铁使管辖,私自制盐和偷卖盐的行为按罪论处。百姓除了需要缴纳租调外,不需要再横加赋税,人人不用增加赋税而朝廷的开支便足以应付。 [11-12] 
七月十六,肃宗听从了御史中丞第五琦的计策。朝廷开始铸造以一个新钱代替十个开元通宝用,这种新钱被命名为“乾元重宝”。 [13]  十月,第五琦改任户部侍郎判度支,河南等道支度、转运、租庸、盐铁、铸铁、司农、太府出纳,山南东西二道、江西、淮南馆驿等使。 [12]  [14] 

第五琦初遭贬谪

乾元二年(759年),第五琦升任户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15]  根据第五琦的建议,铸造乾元钱、重轮钱,与开元钱一起流通,其中重轮钱以一个钱代替五十个钱,民间争相盗铸,以至钱轻物重,导致当时物价猛涨,百姓饥馑,怨声载道,非议者认为是第五琦的过错。 [16]  十一月初七,唐肃宗下诏将第五琦贬为忠州(今重庆市忠县忠州镇)长史。同时御史大夫贺兰进明由于是第五琦的同党被贬谪为溱州(今重庆市綦江县南部、南川市南部及贵州省正安县西北部)员外司马。 [17-18] 
上元元年(760年),在第五琦被贬为官忠州长史的路上,有人告发第五琦接受他人二百两黄金的贿赂,朝廷派御史刘期光追来审问。第五琦回答说:“二百两黄金有十三斤重,我第五琦身为宰相,肯定不会拿的。如果能拿出我受贿的证据,就请按法治罪。”刘期光认为第五琦这样是认罪了,立刻奏报肃宗,请求削去第五琦的官职,将他流放到夷州,派快马告知驿站遣送。二月十七,第五琦被削去官职,流放到夷州。 [19-20] 
宝应元年(762年),第五琦被起用为朗州(今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刺史,政绩突出,又授官为太子宾客 [21] 

第五琦临危受命

广德元年(763年)九月十二,吐蕃偷袭京都,唐代宗移驾陕州避乱,郭子仪举荐太子宾客第五琦为粮料使,兼御史大夫、关内元帅副使,后被郭子仪命令暂理京兆尹。九月二十三,朗州刺史第五琦担任京兆尹兼御史大夫。 [22-23] 
广德二年(764年)正月,第五琦又被加封户部侍郎判度支,兼任铸钱、盐铁、转运、常平等使, [24]  积功加封为扶风郡公。 [25-26]  二月,第五琦开决汴河。 [27] 
永泰元年(765年)三月,京兆尹第五琦上奏,请求停止租庸使一切事务,只需派遣判官一人和巡官二人催收租庸。代宗听从了第五琦的建议。 [28]  五月,京畿地区麦子成熟,京兆尹第五琦请求代宗征收百姓田税,每十亩田收取一亩田作为租税,说:“这是古时候的什一之法。”唐代宗表示许可。 [29] 
大历元年(766年)春,正月三十,代宗任命户部尚书刘晏为都畿道、河南道、淮南道、江南道、湖南道、荆南道、山南东道转运使、常平使铸钱使、盐铁使等,户部侍郎第五琦为京畿道、关内道、河东道、剑南道、山南西道转运使等职务,分别管理国家的财政赋税。 [30]  十一月十二,冬至日,由于第五琦实行什一税法,民众受苦于税负繁重,许多人因此流亡他乡。代宗大赦天下,改年号为大历,什一税法全部停用。 [31] 
大历二年(767年)三月,宰相元载、王缙及左仆射裴冕、户部侍郎判度支第五琦、京兆尹黎干奉代宗的命令 [32]  各出钱三十万在郭子仪的府邸设宴款待郭子仪。内侍鱼朝恩也参加了这场宴会。鱼朝恩出锦三十段、采罗五十匹、采绫一百匹作为郭子仪的缠头费用。由于缠头非常多,这场宴会在极其尽兴的气氛中结束。(打赏歌舞之人要将华丽的丝布抛到他们的头上,这种行为称为缠头。) [33] 

第五琦病逝京中

大历五年(770年)五月十八, [34-35]  由于户部侍郎判度支第五琦和鱼朝恩关系密切,受株连贬为括州(今浙江省丽水市一带)刺史,后来历任饶州(江西省鄱阳县)刺史、湖州(今浙江省湖州市)刺史。 [36] 
大历十四年(779年)六月二十四,湖州刺史第五琦再次担任太子宾客、东都留守。 [36]  [37] 
建中三年(782年),唐德宗久闻第五琦的才干,打算再用第五琦,便下诏书召第五琦回京。不料第五琦却于同年八月初八(782年9月19日) [38]  在长安亲仁里病逝,享年七十一岁,追赠他为太子少保。九月二十九,迁葬于高阳原(今陕西省今西安市西南)的先人坟茔。 [1] 

第五琦主要成就

编辑

第五琦经济

  • 建策起江淮财赋
第五琦的经济主张和临难请命,使惊恐不安的玄宗开始意识到,确保江淮财赋转运西北至关重要。于是,便定下经济大计,并让第五琦赴江淮,筹集和调运财赋。第五琦到任后,从开发财源着手,采取了比较宽松的经济措施,他反对竭泽而渔的做法,对稳定江淮经济形势起了积极作用。在此基础上,他筹措军需,设法重新打通联系东南和西北的经济生命线,征得肃宗赞同后,江淮财赋沿长江、汉水,走洋川郡,直抵扶风,终于开通了这一具有战略意义的转运线。经过第五琦的积极筹划和艰苦努力,至德二年(757年)二月,当陇右、河西、安西。西域城诸军会集凤翔时,江淮庸调也按时运至洋川和汉中,保障了军需的供给,为以后唐军收复两京,平定叛乱奠定了物质基础。值得指出,第五琦所采取的以租庸市轻货的措施,尽管在形式上因循了韦坚当初的做法,但是随社会环境的变化,轻货的含义和转运的目的完全不同,如果说韦坚是以奇珍异宝取悦于皇帝,那么第五琦则是筹措军需物资以助兵兴。第五琦调发江淮财赋较好地解决了稳定江淮经济和开通潜运这两大问题。 [39] 
  • 创榷盐法
第五琦借鉴平原太守颜真卿“以钱收景城郡盐,沿河置场,令诸郡略定一价,节级相输,军用遂赡”的成功经验, [40]  奏请唐肃宗。 [41]  从此,唐代的盐业政策便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并直接导致魏晋以后长达数百年之久的私营盐业的终结。第五琦的食盐官营与桑弘羊的食盐专卖基本类似。所不同者,桑弘羊的食盐专卖主要控制收购和销售,而第五琦的食盐官营则完全垄断了产销。食盐官营后,第五琦核定的盐价比原来增加了10倍,主要应归因于物价上涨。第五琦的食盐官营曾取得比较理想的效果。食盐官营政策仅仅推行了1年,便为朝廷增加了40万贯的财政收入,对于缓解财政危机起了很大作用。 [42] 
  • 改革货币制度
乾元元年(758年),正值朝廷组织军队围剿叛军时,担任铸钱使的第五琦奏请朝廷铸行“乾元重宝”大钱。“乾元重宝”钱法定直径1寸,每千枚重10斤。1枚“乾元重宝”钱法定兑换10枚流通中的“开元通宝”钱。“开元通宝”钱法定直径8分,每千枚重6斤4两。在直径和重量两方面,“乾元重宝”钱比“开元通宝”钱都要大一些。但是,1枚“乾元重宝”钱法定兑换10枚“开元通宝”钱,按含铜量计算,朝廷用10斤铜就可以从民间兑换64斤铜。所以,反复兑换更铸,铸行“乾元重宝”钱就成为朝廷发财的捷径,成为朝廷为了支持战争而从民间掠取钱财的有效措施。
乾元二年(759年),第五琦下令铸行法定兑换50枚“开元通宝”钱的大钱,仍然铭文“乾元重宝”,只是加大了重量,加厚了外廓。这种大钱,法定直径1寸2分,每千钱重量12斤,由于外廓厚重,所以被人们称为“重棱钱”或“重轮钱”。于是,“重棱钱”、“乾元重宝”钱及“开元通宝”钱三品并行流通。“重棱钱”最重、最大,但朝廷仅用12斤铜就可以从民间兑换320斤铜。“乾元重宝”切实解决了朝廷缺钱的困境,使朝廷最终赢得了平叛战争的胜利。 [43]  [44] 

第五琦文学

独孤及有《与第五相公书》说:“俯示《送丘郎中》两首诗,文辞清新比兴深刻,一般常情是不能达到的。‘阴天闻断雁,夜浦送归人。’除了醇浓艳丽闲情逸致之外,文句美好凄惨,比向来所看到的,文才又有增加。特地吟诵叹咏,与吴地文人大谈起这首诗来。” [45]  又说:“昨天见到《送梁侍御》六韵,清新艳丽美雅,妙语绝伦今时,隐约映衬《诗经》和《楚辞》,吟诵不足。”按道理来讲,第五琦乃是替朝廷搜刮赋税的官员,诗文不足称道,而独孤及却如此褒奖他。仅看第五琦的《送丘郎中》诗中十字,诚然是佳句,就知唐人善于作诗的人太多了,不必是作诗的名家也可以为后世称道。 [46] 

第五琦人物争议

编辑
  • 榷盐弊病
第五琦的食盐官营还存在明显缺陷。主要是完全垄断食盐的产销,不仅造成官僚机构的臃肿,增加了经营成本,而且在运输和销售上也出现了许多问题。 [42] 
  • 通货膨胀
“乾元重宝”的发行对朝廷相当划算,只有少量的铜就将民间钱财划为已有。同时,市场上大钱充斥,引起严重的通货膨胀,一斗米价格居然涨到7000钱。百姓平生积蓄的“开元通宝”钱,一下子贬值了约96%。那些粮食等生活必需品,老百姓无力问津,全都被官兵用大钱盘剥一空。为了活下去,百姓们不得不开始盗铸大钱。这种情景如同汉武帝刘彻铸行白金三品王莽铸行大泉五十时的情况。 [43]  [44] 

第五琦人物评价

编辑
李亨:正议大夫行尚书户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权知门下省事上柱国扶风县男赐紫金鱼袋第五琦,夙表材干,累昇要近,久专司於国赋,常有利於公家。往自艰难,备经任使,以奖其勤效,拔在钧衡。比事以来,迹每涉私,政非近体。率情变法,且违行古之方;封己怙权,稍阙在公之义。薄国靡费,聚敛尤繁,既罔上而取容,亦害下而恣怨。 [47] 
高参:公天资忠贞,神授智略。行之以信义,守之以恭勤。不赏私劳,不报私恶。於人之过无所纪,於人之善无所遗。故能出入四朝,弥纶百度。进获致君於尧舜,退遂保身於明哲。宜哉! [1] 
刘昫:丰财忠良,晏道为长。琦、宏、滂、巽,咸以利彰。 [48] 
洪迈:按第五琦乃聚敛之臣,不以文称,而独孤奖重之如此。观表出十字,诚为佳句,乃知唐人工诗者多,不必专门名家而后可称也。 [46] 
王夫之:然而第五琦窃其语以横征,欲诘其非,则且曰此禹、汤、文、武,裁中正之法以仁天下,而孟子谓异于貉迫者也,胡不可行也?乃代宗行之三年,而民皆流亡,卒不可行而止。以此推之,后世无识之士,欲挠乱成法,谓三代之制一一可行之今,适足以贼民病国,为天下僇,类此者众矣。不体三代圣人之心,达其时变,而徒言法古者,皆第五琦之徒也,恶逾于商鞅矣。何也?彼犹可钳束其民而民从之,此则旦令行而夕哭于野,无有能从之者也。三十取一,民犹不适有生,况什一乎? [49] 
郑学檬:他们三人在理财上的成绩,以第五琦、刘晏最为显著,元载最差。 [50] 
陈明光:第五琦建议在各州恢复常平仓,由当地自筹本钱经营。鉴于战乱及各地藩镇割据趋势的加强,第五琦办常平的办法对中央财政的收益不大。 [51] 

第五琦亲属成员

编辑
辈分关系姓名简介
长辈曾祖父第五孚官至江州司户参军,弈世仁贤,动无违德。 [1] 
祖父第五举官至鄜州司马。 [1] 
父亲
第五庭
官至右监门卫长史赠太子少保。 [1] 
同辈兄长第五华- [1] 
兄长-- [1] 
配偶
张氏
南阳郡夫人,左卫将军景之女。 [1] 
子辈长子
第五常
- [1] 
次子第五峰以行孝有名,曾立牌坊赐匾额。 [52]  [1] 
次子妻郑氏以行孝有名,曾立牌坊赐匾额。 [52]  [1] 
三子第五平- [1] 
四子第五准- [1] 
五子第五干- [1] 
六子第五牟- [1] 
七子第五申- [1] 

第五琦文献记载

编辑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七十三》 [53]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七十四》 [54] 
参考资料
  • 1.    《唐故相国太子宾客扶风郡公赠太子少保第五公墓志铭并序》:有唐相国赠太子少保扶风郡公,讳琦,字禹圭,京兆人也。大舜之后,胡公满封于陈,及厉公之子敬仲适齐,至成子,遂有齐国,其后迁徙,以次第为氏。汉有伯鱼,为司空;兴为兖州刺史,皆忠清亮直,为汉名臣。自兖州至江州司户参军孚,弈世仁贤,动无违德。江州生鄜州司马举,鄜州生右监门卫长史赠太子少保庭,公实少保之第三子。生而朗异,卓尔岐嶷。虽童孺之岁,必规度不群。年十五,明经高第,补黄梅尉,历杨子丞。以直道贬南丰尉,自南丰凡三徙,为青州从事,充河南招讨判官。于时函夏多虞,乘舆避狄,王师寡弱,军廪空虚。悬旌朔坐,莫有固志。公奔问跋涉,昼伏宵行,请以长策,匡复中夏。借节以筹成败,聚米而画山川。於是一见受服,再见受职,奉命於阽危之际,间行於转战之场。纠合义从,继以馈餫。陆则转毂,水则泛舟。俾馁者饫焉,寒者燠焉,壮者激焉,羸者奋焉。由大理司直拜监察御史,转殿中侍御史、兼司虞员外郎,充河南五道支度使。公忧公如私,以身徇国,尽悴匪懈。劳谦有成,货皆乐输,人以悦劝。元年成师振旅,二年收复中原,再造寰区,不失旧物,皆资公之馈给也。迁司金郎中,又转度支郎中,兼侍御史,加诸道铸钱使。又迁户部侍郎、御史中丞、兼判度支。公行归于周,言必可复。圣主沃心於谟筭,苍生注意于安危。於是有中书门下平章事之拜,居二年,佞臣李辅国忌公之大勋,谮公以飞语,贬忠州长史,又隶夷州。间一年,为朗州刺史,以德化人,人口耻格。除太子宾客,朗人怀公之惠,借公不留,相与捐宇立祠,刊石颂德。每羞蘋藻,荐馨香,徘徊久之,莫不堕泪。无何,兼御史大夫,充关内元帅副使,又兼京兆尹,领使如故。公仁以率下,简以靖人,廉以丰财,明以听讼。浩穰之地,谈笑而安。执政者不害其高,出为处州刺史,转饶州刺史、湖州刺史,又拜太子宾客。皇上思公旧勋,将有大任,适自东洛徵还上京,而天不憗遗,奄忽殂谢,以建中三年八月戊午终于亲仁里之私第,享年七十有一。乌呼哀哉!上感宸极,下悲朝野,诏赠太子少保。宠命之缛,国史详焉。以其年九月己酉迁厝于高阳原之先茔。公天资忠贞,神授智略。行之以信义,守之以恭勤。不赏私劳,不报私恶。於人之过无所纪,於人之善无所遗。故能出入四朝,弥纶百度。进获致君於尧舜,退遂保身於明哲。宜哉!夫人南阳郡夫人张氏,左卫将军景之女。孝友柔顺,睦亲乐善。才淑称於宗党,言范著於闺门。辅佐之德,邦家是赖。先公而殁,是至祔焉。有子七人:常、峯、平、准、干、牟、申等,并禀性口深,执丧加等。门生掾吏,千里奔讣,乃瑑幽石,用纪徽烈。铭曰: 大舜之後,受封于陈。奄有齐国,光乎汉臣。弈叶流芳,载诞府君。克忠克孝,允文允武。昔口天宝,奸臣纵盗。翠华西巡,戎虏建号。公在青州,实蕴奇谋。万里披榛,愿僭前筹。视险若夷,远宣皇猷。饷馈山绩,戈甲水流。我军奋激,穷寇遁逃。巍巍黄屋,迎于甸服。玉辂祀天,礼仪复全。二京克复,我公之力。车书再同,实赖我公。衮职是司,茅土是封。畴庸命赏,孰与比崇。如彼鄼侯,功推第一。如彼柳季,直道三黜。苍苍箘桂,霜霰不枯。矫矫贞良,危险不渝。存著茂勲,没播馀烈。哀荣式备,终始无缺。爰谋龟筮,爰诹日月。婉彼南阳,於兹同穴。渭水东注,秦山西峙。音容则亡,令问不已。刊石泉壤,用昭厥美。 朝议郎行尚书兵部员外郎高参撰 奉义郎行京兆府仓曹参军韩秀荣书
  • 2.    《唐故相国太子宾客扶风郡公赠太子少保第五公墓志铭并序》:有唐相国赠太子少保扶风郡公,讳琦,字禹圭,京兆人也。······江州生鄜州司马举,鄜州生右监门卫长史赠太子少保庭,公实少保之第三子。
  • 3.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七十三》: 第五琦,京兆长安人。少孤,事兄华,敬顺过人。
  • 4.    《唐故相国太子宾客扶风郡公赠太子少保第五公墓志铭并序》:年十五,明经高第,补黄梅尉,历杨子丞。以直道贬南丰尉,自南丰凡三徙,为青州从事,充河南招讨判官。
  • 5.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七十四》:天宝中,事韦坚。坚败,不得调。久之,为须江丞。
  • 6.    《资治通鉴·卷二百一十五》:天宝四年乙酉,·····九月,癸未,以陕郡太守、江淮租庸转运使韦坚为刑部尚书,罢其诸使,以御使中丞杨慎矜代之。坚妻姜氏,皎之女,林甫之舅子也,故林甫昵之。及坚以通漕有宠于上,遂有入相之志,又与李适之善;林甫由是恶之,故迁以美宫,实夺之权也。
  • 7.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七十三》:天宝初,事韦坚,坚败贬官。累至须江丞,时太守贺兰进明甚重之。
  • 8.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九·列传七十四》:太守贺兰进明才之。安禄山反,进明徙北海,奏琦为录事参军事。时贼已陷河间、信都,进明未战,玄宗怒,遣使封刀趣之,曰:"不亟进兵,即斩首。"进明惧,不知所出。琦劝厚以财募勇士,出贼不意。如其计,复收所陷郡。
  • 9.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列传七十四》:肃宗驻彭原,进明遣琦奏事,既谒见,即陈:"今之急在兵,兵强弱在赋,赋所出以江淮为渊。若假臣一职,请悉东南宝赀,飞饷函、洛,惟陛下命。"帝悦,拜监察御史、句当江淮租庸使。迁司虞员外郎、河南等五道支度使。迁司金郎中,兼侍御史、诸道盐铁铸钱使。盐铁名使,自琦始。
  • 10.    《唐会要·卷八十七》:肃宗初。第五琦始以钱谷得见。请于江淮分置租庸使。市轻货以济军食。遂拜监察御史。为之使。干元元年。加度支郎中。
  • 11.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七十三》:于是创立盐法,就山海井灶收榷其盐,官置吏出粜。其旧业户并浮人愿为业者,免其杂徭,隶盐铁使,盗煮私市罪有差。百姓除租庸外,无得横赋,人不益税而上用以饶。
  • 12.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七十四》:进度支郎中,兼御史中丞。当军兴,随事趣办,人不益赋而用以饶,于是迁户部侍郎、判度支,河南等道支度、转运、租庸、盐铁、铸钱、司农、太府出纳、山南东西、江西、淮南馆驿等使。
  • 13.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乾元元年戊戌,·····秋,七月,丙戌,初铸当十大钱,文曰"乾元重宝",从御史中丞第五琦之谋也。
  • 14.    《唐会要·卷五十八》:至干元元年十月。第五琦改户部侍郎。带专判度支。
  • 15.    《唐会要·卷八十七》:明年。琦以户部侍郎同平章事。
  • 16.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七十三》:乾元二年,以本官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初,琦以国用未足,币重货轻,乃请铸乾元重宝钱,以一当十行用之。及作相,又请更铸重轮乾元钱,一当五十,与乾元钱及开元通宝钱三品并行。既而谷价腾贵,饿殣死亡,枕藉道路,又盗铸争起,中外皆以琦变法之弊,封奏日闻。
  • 17.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一》:十一月,·····第五琦作乾元钱、重轮钱,与开元钱三品并行,民争盗铸,货轻物重,谷价腾踊,饿殍相望。上言者皆归咎于琦,庚午,贬琦忠州长史。御史大夫贺兰进明贬溱州员外司马,坐琦党也。
  • 18.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七十三》:乾元二年十月,贬忠州长史
  • 19.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七十三》:乾元二年十月,贬忠州长史,既在道,有告琦受人黄金二百两者,遣御史刘期光追按之。琦对曰:二百两金十三斤重,忝为宰相,不可自持。若其付受有凭,即请准法科罪。"期光以为此是琦伏罪也,遽奏之,请除名,配流夷州,驰驿发遣,仍差纲领送至彼。
  • 20.    上元元年庚子,春,······二月,······忠州长史第五琦既行,或告琦受人金二百两,遣御史刘期光追按之。琦曰:"琦备位宰相,二百两金不可手挈;若付受有凭,请准律科罪。"期光即奏琦已服罪。庚戌,琦坐除名,长流夷州。
  • 21.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列传第七十三》:宝应初,起为朗州刺史,甚有能政,入迁太子宾客。
  • 22.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三》: 广德元年癸卯,······九月,······辛巳,上至陕,······子仪请太子宾客第五琦为粮料使,给军食。·····子仪······令第五琦摄京兆尹······壬辰,······以第五琦为京兆尹。
  • 23.    《旧唐书·卷十一·本纪第十一》:壬辰,······朗州刺史第五琦为京兆尹、兼御史大夫。
  • 24.    《唐会要·卷八十七》:广德二年正月。复以第五琦专判度支铸钱盐铁事。
  • 25.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列传第七十三》:属吐蕃寇陷京师,代宗幸陕,关内副元帅郭子仪请琦为粮料使、兼御史大夫,充关内元帅副使。未几,改京兆尹。车驾克复,专判度支,兼诸道铸钱盐铁转运常平等使。
  • 26.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七十四》:宝应初,起为朗州刺史,有异政,拜太子宾客。吐蕃盗京师,郭子仪表为粮料使,兼御史大夫、关内元帅副使。改京兆尹。俄加判度支、铸钱、盐铁、转运、常平等使。累封扶风郡公。复以户部侍郎兼京兆尹。
  • 27.    《旧唐书·卷十一·本纪第十一》:乙未,第五琦开决汴河。
  • 28.    《唐会要·卷八十四》:永泰元年三月。京兆尹第五琦奏。租庸使请一切并停。唯差判官一人巡官二人催遣。从之。
  • 29.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三》:永泰元年,······五月,······畿内麦稔,京兆尹第五琦请税百姓田,十亩收其一,曰:"此古什一之法也。"上从之。
  • 30.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四》:大历元年春,正月,······丙戌,以户部尚书刘晏为都畿、河南、淮南、江南、湖南、荆南、山南东道转运、常平、铸钱、盐铁等使,侍郎第五琦为京畿、关内、河东、剑南、山南西道转运等使,分理天下财赋。
  • 31.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四》:大历元年丙午,京兆尹第五琦什一税法,民苦其重,多流亡。十一月,甲子,日南至,赦,改元,悉停什一税法。
  • 32.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四》:大历二年春,······二月,丙戌,郭子仪入朝。上命元载、王缙、鱼朝恩等互置酒于其第,一会之费至十万缗。上礼重子仪,常谓之大臣而不名。
  • 33.    《册府元龟·卷一百十·帝王部·宴享第二》:大历二年三月丙戌,郭子仪至自河中府。癸卯,许宰臣元载、王缙及左仆射裴冕、户部侍郎判度支第五琦、京兆尹黎干各出钱三十万宴郭子仪于子仪私第。内侍鱼朝恩参其会焉。朝恩出锦三十段、采罗五十疋、采绫一百疋为子仪缠头之费极欢而罢。旧俗赏歌舞人以采置之头上谓之缠头。
  • 34.    《资治通鉴·卷二百二十四》:大历五年庚戌,三月,癸酉,寒食,上置酒宴贵近于禁中,载守中书省。宴罢,朝恩将还营,上留之议事,因责其异图。朝恩自辩,语颇悖慢,皓与左右擒而缢杀之,外无知者。上下诏,罢朝恩观军容等使,内侍监如故。诈云"朝恩受诏乃自缢",以尸还其家,赐钱六百万以葬。······ 己丑,罢度支使及关内等道转运、常平、盐铁使,其度支事委宰相领之。
  • 35.    《旧唐书·卷十一·本纪第十一》:五月辛未,·······户部侍郎、判度支第五琦为饶州刺史。皆鱼朝恩党也。
  • 36.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九·列传第七十四》:坐与鱼朝恩善,贬括州刺史。徙饶、湖二州。复为太子宾客、东都留守。
  • 37.    《旧唐书·卷十二·本纪第十二》:大历十四年······六月······壬戌,处州刺史王缙、湖州刺史第五琦皆为太子宾客,
  • 38.    《旧唐书·本纪十二·德宗上》:戊午,太子宾客第五琦卒于位。
  • 39.    俞钢.论唐中叶第五琦的经济措施及影响[J].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0(02):51-55.
  • 40.    《全唐文·卷五百一十四》:以钱收景城郡盐,沿河置场,令诸郡略定一价,节级相输,军用遂赡。
  • 41.    《旧唐书·卷一百二十三·列传第七十四》创立盐法,就山海井灶收榷其盐,官置吏出粜。其旧业户并浮人愿为业者,免其杂徭,隶盐铁使。盗煮私市罪有差。百姓除租庸外,无得横赋。
  • 42.    晋文.略论桑弘羊理财对后世禁榷政策的影响[J].中国经济史研究,2006(04):90-95.
  • 43.    《新唐书·卷五十四》 :上元元年,减重轮钱以一当三十,开元旧钱与乾元十当钱,皆以一当十,碾硙鬻受,得为实钱,虚钱交易皆用十当钱,由是钱有虚实之名。
  • 44.    石俊志.第五琦与虚钱——大唐王朝创建的虚钱概念[J].金融博览,2012(08):34-35.
  • 45.    《容斋三笔·卷八·唐贤启状 》:故书中有《唐贤启状》一册,皆泛泛缄题。其间标为独孤常州及、刘信州太真、陆中丞长源、吕衡州温者,各数十篇,亦无可传诵。时人以其名士,故流行至今。独孤有《与第五相公书》云:“垂示《送丘郎中》两诗,词清兴深,常情所不及。‘阴天闻断雁,夜浦送归人。’浓丽闲远之外,文句窈窕凄恻,比顷来所示者,才又加等。但吟诵叹咏,大谈于吴中文人耳。”
  • 46.    《容斋三笔·卷八·唐贤启状 》:又云:“昨见《送梁侍御》六韵,清丽妍雅,妙绝今时,掩映风骚,吟讽不足。”按第五琦乃聚敛之臣,不以文称,而独孤奖重之如此。观表出十字,诚为佳句,乃知唐人工诗者多,不必专门名家而后可称也。 .
  • 47.    《全唐文·卷四十二·贬第五琦忠州长史制》:台庭之位,陶甄是属,在和羹而或爽,当折足而贻忧。由是舜举二臣,叶心者俾乂;汉闳三相,无能者同免。苟亏公议,抑有彝章。正议大夫行尚书户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权知门下省事上柱国扶风县男赐紫金鱼袋第五琦,夙表材干,累昇要近,久专司於国赋,常有利於公家。往自艰难,备经任使,以奖其勤效,拔在钧衡。比事以来,迹每涉私,政非近体。率情变法,且违行古之方;封己怙权,稍阙在公之义。薄国靡费,聚敛尤繁,既罔上而取容,亦害下而恣怨。凡所进拔,悉收瑕衅。又兴贺兰进明并居权要,潜结往来,嚐夜会於私第,归必淹於永漏。殊乖宪典,足表异端,颇招党比之嫌,甚失弼谐之望。稽诸故事,合议刑章。但以任在股肱,理无按问,遂抑情於含匿,斯以礼而始终。岂可更践台阶,尚尘枢禁,宜申远谪之命,俾肃惩违之典。可忠州长史员外置同正员,外官勳封如故。
  • 48.    《旧唐书 卷一百二十三 列传第七十三》:  赞曰:丰财忠良,晏道为长。琦、宏、滂、巽,咸以利彰。
  • 49.    《读通鉴论·代宗 》:然而第五琦窃其语以横征,欲诘其非,则且曰此禹、汤、文、武,裁中正之法以仁天下,而孟子谓异于貉迫者也,胡不可行也?乃代宗行之三年,而民皆流亡,卒不可行而止。以此推之,后世无识之士,欲挠乱成法,谓三代之制一一可行之今,适足以贼民病国,为天下僇,类此者众矣。不体三代圣人之心,达其时变,而徒言法古者,皆第五琦之徒也,恶逾于商鞅矣。何也?彼犹可钳束其民而民从之,此则旦令行而夕哭于野,无有能从之者也。三十取一,民犹不适有生,况什一乎?
  • 50.    郑学檬.唐代德两朝党争和两税法[J].历史研究,1992(04):84-95.
  • 51.    陈明光.试论唐代刘晏理财的特点及其历史地位[J].福建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4(02):118-123+79.
  • 52.    《旧唐书 卷一百二十三 列传第七十三》:子峰,峰妇郑氏女,皆以孝著,旌表其门。
  • 53.    卷一百二十三 列传第七十三_旧唐书(後晋)刘昫等  .国学导航 [引用日期2019-02-08]
  • 54.    卷一百四十九 列传第七十四_新唐书(宋)欧阳修、宋祁  .国学导航 [引用日期2019-02-08]
展开全部 收起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历史机构 历史 人物